哈佛大学计划基因编辑人类精子,曾考虑在中国进行胚胎实验

<small id='t91v1'></small><noframes id='t91v1'>

    <tbody id='t91v1'></tbody>

  • <tfoot id='t91v1'></tfoot>

          <legend id='t91v1'><style id='t91v1'><dir id='t91v1'><q id='t91v1'></q></dir></style></legend>
          <i id='t91v1'><tr id='t91v1'><dt id='t91v1'><q id='t91v1'><span id='t91v1'><b id='t91v1'><form id='t91v1'><ins id='t91v1'></ins><ul id='t91v1'></ul><sub id='t91v1'></sub></form><legend id='t91v1'></legend><bdo id='t91v1'><pre id='t91v1'><center id='t91v1'></center></pre></bdo></b><th id='t91v1'></th></span></q></dt></tr></i><div id='t91v1'><tfoot id='t91v1'></tfoot><dl id='t91v1'><fieldset id='t91v1'></fieldset></dl></div>

              <bdo id='t91v1'></bdo><ul id='t91v1'></ul>

                • 原标题:哈佛大学计划基因编辑人类精子,曾考虑在中国进行胚胎实验

                  借助最新的基因编技术,在生殖细胞或人类胚胎上“动刀子”,从而在人类出生之前就能使之预防某种疾病,想打开这一“潘多拉魔盒”的科学家并非只有一个。

                  11月底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引来了全世界科学家的谴责,在伦理不允许、技术尚未足够完善的前提下,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不透明”的情况下悄然出生,后果不堪设想。然而,全球顶尖学府、美国哈佛大学的研究团队也在设想用同样的方法改善下一代、让人类预防另一种目前无法治愈的疾病——阿尔茨海默症。

                  科学家沃纳•诺伊豪瑟(Werner Neuhausser)

                  据《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日前报道,在哈佛大学干细胞研究所里,研究试管授精的医生、科学家沃纳•诺伊豪瑟(Werner Neuhausser)表示,他和同事丹尼斯•沃恩(Denis Vaughan)计划使用基因编辑工具来对人类精子进行编辑,改变其中一个名为“APoE”的基因。有研究显示,ApoE基因和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风险息息相关。

                  简历显示,诺伊豪瑟目前是美国波士顿IVF(试管婴儿)中心的生殖内分泌学家,也是哈佛大学医学院妇产科和生殖生物学的讲师,在哈佛大学干细胞和再生生物学系从事基础研究。他的研究方向包括治疗性CRISPR、人类生殖细胞的发育和人类减数分裂的调控,以及人类胚胎干细胞的分化。

                  诺伊豪瑟的试验旨在验证创造出大大降低患阿尔茨海默症风险的试管婴儿的可能性,并计划于几周内开展实验。其采用的基因编辑方法是另一名哈佛大学科学家大卫•刘(David Liu)所开发的碱基编辑,该方法可以保证DNA双链不会断裂,同时高效替换特定碱基(A、G、C、T)。刘曾形容,“CRISPR就像剪刀,而碱基编辑器就像铅笔一样。”

                  诺伊豪瑟称,“就需要一个字母,从G到A,你就可以化险为夷。”他表示,“在未来,人们会去诊所检测自己的基因组,并生出最健康的宝宝。我认为整个学科(生殖医学)都会把研究重心从生育转移到疾病防治上。”

                  不过,在目前的计划中,该试验未涉及到胚胎,也没有制造基因编辑婴儿的意图。

                  值得注意的是,据报道,诺伊豪瑟曾在今年 10 月到访中国,探索在中国研究胚胎的可能性。之所以在中国寻求这种可能性,主要是诺伊豪瑟如果想进一步推进研究,目前面临着诸多限制。至少,在他工作所在的美国马萨诸塞州,以研究为目的制造胚胎目前是非法的,诺伊豪瑟想要观察其基因编辑过的精子细胞形成的胚胎,他和他的试验都必须搬离波士顿。

                  此外,哈佛大学对该类试验并没有持反对意见。就在基因编辑婴儿报告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正式亮相数小时之前,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乔治•戴利(George Daley)在该峰会上呼吁,建立CRISPR技术编辑人类胚胎中“评估执业人员能力标准”。 戴利表示,“有权(做这件事)的人必须是专家,必须经过培训。”但他同时表示,“现在是时候从(有关道德许可的)争论中向前推进,规划出通往临床转化的道路了……以便推动这项技术的发展。”

                  针对引发科学共同体震动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戴利称,这项研究显然未经批准,而且很大程度上未受监管。“我不认为任何单个违反该领域规范的从业者代表着整体科学自律的失败。”

                  戴利在这场峰会上传递出:在不久的将来,该项技术将会被证实在创造新生命上更加广泛且具有探索性的效用。戴利认为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的行为是在正确的道路上转错了弯,“人类第一次进行种系编辑可能是一个错误,但这一事实绝不能让我们回避问题。”

                  戴利提到的种系编辑,即包括对精子、卵子或胚胎中的任意一种进行基因编辑。种系编辑会让遗传物质的改变和影响传递给后代。戴利称,“我们十分清楚的是,这是一项具有巨大医用价值的变革性科技。”

                  此外,哈佛大学的另一位知名人物、遗传学教授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也试图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做出所谓的“平衡”。 据《科学》(Science )网站此前报道,丘奇表示,围绕该事件的批评有点过度狂热,并表示自己持保留意见,“我觉得有义务保持平衡。”

                  丘奇是遗传学界的顶级权威,在 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过程中也起到先锋作用,是首批利用该技术进行基因组编辑的科学家之一。丘奇被公认为是现代生物学领域最重要的意见领袖之一。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曝光的一周之前,丘奇还提前看到了相关研究数据。

                  不过,诺伊豪瑟等人并不打算对外隐瞒其实验进度,他们认为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令人不安的是缺乏透明度。 “问题在于,在所有人都遵守规定的时候,你却在没有任何批准的情况下擅自行动,这是人们主要的关注所在。我们不觉得实验本身有争议,但所有人都一致同意这项试验暂时不应该用在病人身上。”诺伊豪瑟表示。返回注册送白菜无需申请,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