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里,那一锅排骨藕汤,胜世间美味无数!

    <li id='360x0'></li>

      <dd id='360x0'><tbody id='360x0'><td id='360x0'><optgroup id='360x0'><strong id='360x0'></strong></optgroup><address id='360x0'><ul id='360x0'></ul></address><big id='360x0'></big></td><table id='360x0'></table></tbody><pre id='360x0'></pre></dd><span id='360x0'><b id='360x0'></b></span>

                        <dfn id='360x0'><optgroup id='360x0'></optgroup></dfn><tfoot id='360x0'><bdo id='360x0'><div id='360x0'></div><i id='360x0'><dt id='360x0'></dt></i></bdo></tfoot>

                        <ul id='360x0'></ul>

                          • 原标题:寒冬里,那一锅排骨藕汤,胜世间美味无数!

                            11月的武汉,眼睛里,那枫正红,杏正黄,正是色彩最浓烈的时候,秋的余韵还在呢!但体感上,却觉得寒气逼人。有朋友说,武汉的冬天,比北方的冬天还要难熬,因为这里的冷具有侵略性,那种带着潮湿的冷,会直接渗透到皮肤里。看今年这状况,大概又是一个凛冬吧。

                            但是,在冬天,我们这有一个北方人羡慕不来的东西,那就是排骨藕汤啊!去湖北以外的地方,每当谈及吃,就会有人说:“欸,你们那的排骨藕汤,真的很好喝啊……”!某次,曾在北方偶遇到这排骨藕汤,可是怎么喝,都觉得缺少了本地熟悉本真的味道。好似这食物本身是具有灵性的,看似同样的食材,换了个地方,味道竟然大相径庭。

                            有人说:所谓生活,其实就是拆开日常艰辛的外壳,发现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小幸福。比如,某天一大早起来,喝到妈妈煨的排骨藕汤……

                            以前冬天来临的时候,妈妈便会在江夏老房子的院子里生一个炉子,当那炉火的烟与秋冬的薄雾混在一起,你分不清哪是烟哪是雾,空气中弥漫的是一股淡淡的烟火气息。妈妈做得最多的就是炖一锅浓浓的排骨藕汤,而炉火是一锅好的排骨藕汤的必备。江夏盛产莲藕,品种和质量都属于良品,秋天过后,莲藕便迎来了最佳的赏味时节。通常用来炖排骨的锅,我们叫做“吊子”,也有人叫做“瓦罐”,就是那种陶土做成的罐子。炖排骨藕汤我们叫做煨汤,家人说煨汤喝,大多指煨排骨藕汤。妈妈一般都是趁大早到临近的菜市场买回最新鲜的粉藕和排骨,一番刨洗刮切之后,排骨是一小段一小段的,藕一定是那种偏红色的吃起来软软糯糯的粉藕。待炒锅上火,放入姜块将排骨爆炒,加入料酒去腥,以适量清水继续以火烧沸,加盖闷烧去掉浮物后,移入吊子里。然后将吊子放在事先烧好的炉子煨上,再加入事先准备的藕块一起炖煮。有时候觉得器具和食物的搭配真的是需要默契的,吊子才是排骨藕汤的正确打开方式呢!据说这种吊子因为砂粗透气,煨的时候可以将油腻吸走,这样煨出来的汤才好喝。待到藕和排骨烂酥,加入盐、鸡精,最后撒上一点葱花作为点缀,于是,一锅饱含着浓浓冬日情愫的排骨藕汤便大功告成。在揭开盖子的那一瞬间,藕的清香和肉的浓香便充溢鼻尖,舌头还未启动时,嗅觉便优先得到满足。每次那一碗香甜的热汤下肚,整个人都觉得是无比畅快,无比温暖。

                            每年临近元旦,都是妈妈较为忙碌的时间,因为这个时候哥哥姐姐要从国外回来,那是我们一家一年中难得的团聚时光。尽管每次大家都说不要弄那么多,怕浪费,但不管如何精减,饮食习惯如何改变,却总是少不了这道排骨藕汤当仁不让的主角戏份,那是我们节假日或日常中一道最为熟悉和安心的味蕾体验。那香浓的排骨藕汤,暖在胃里,甜在心里,满足在嘴角边。我们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似乎都在这道食物里,找到了小小的幸福味道。返回注册送白菜无需申请,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